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->道场见闻->正文信息
绵阳罗汉寺见闻录 之三
发布者:管理员      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06           阅读次数:458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三访罗汉寺    唐绍荣   2014.5.18

    夏初五月,风和日丽。笔者以罗汉寺佛教文化顾问的身份,与成都杨老居士一道,又一次受邀来访。这是第三次拜山,每一次拜山都给我不同的惊喜和感悟,不知这一次又将如何,我期待着……。

    和上两次一样,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盼望尽快见到川西大地德高望重的长老,有“济公活佛”转世之称的一代风流丐僧——93岁果清老和尚,因他的传奇故事和丐僧风采实在让人着迷。

    车行至寺,果然,长老已在客堂等候,还是那件穿了30年补丁重补丁孰悉的僧袍,还是那张慈眉善目的面容,不过略显清瘦,许是劳累过度,略显倦容,然精神还是那样健烁爽朗。见礼寒喧之后,问及邀请原由,果老爽朗答道:“两个原因,一则明日寺院将召开一个‘罗汉寺新设管理部门人事任命’会议,邀请您等见证旁听,二则,寺院新近购得山地果林20亩,有新的建设规划,邀您等参谋!”听罢相告,不由切喜,急问详情。果老大手一挥;“走!现场参观去!”。

    果老是军人出身,颇有将军风度,象往常一样,一行人跟随他来到即将装修完工的有120个单独房间的五层楼的闭关房,只见红墙黄瓦仿白玉栏杆,高大整齐漂亮的大型建筑耸立面前,楼下耸立一匾平巨石,足五六米高,约十几吨重,看样子是刚刚栽植好的,固定混凝土还没干呢。果老介绍说:“这是刚买来安置的,用以雕刻的石碑,正面是‘闭关房’三字,背面是他人题的碑文。此石碑花好几万呢。旁边栽种桂花树,再配上凉亭草坪,打造一个清新典雅的闭关场所,后面配置专属素食堂,清洗房,办公室,专职专人服务。全部建好后,打算移交芦山东林寺大安法师派人管理,我提供服务。”

    多么朴实的语言,多么宽阔的胸襟,花数百万修好的大型闭关房却拱手让他人管理,自已还提供全程服务。同行有人问道:“为什么呢?”果老答:“他们有管理经验,我只有一个条件:那就是我寺有居士在寺院往生时,所有闭关人员必须出来参与助念,就这一个条件。”这是多么英明的决定,同行十数人不禁鼓掌称快。是啊,往生是修行终极目标,要是能得到闭关大德们的助念,往生概率将会大大提高,将来罗汉寺道场还有谁不向往呢?无怪乎居士们欢喜雀跃!

    上得楼来,见每层每个房间都粉饰的洁白透亮,地板砖,洗漱卫生间,衣柜桌椅,全新配备,马上还要安置床铺被褥,脸盆茶杯,甚至拜佛蒲团,佛像,供佛鲜花都考虑到了。真是无微不至呀!再加山顶周围的长青林木,开阔视野,清新山风,亭台楼阁,桂花飘香,啊!多么迷人的修学环境,无怪乎!同行数人马上报名,要求参加首期闭关,笔者也无闭关体验,也很想体验一番,想象中,那一定是挺美的......。

    参观完闭关房,旁边是正在建修的五层大楼,果老介绍:“这是主体即将完工的综合大楼,每层一千平米,一层是念佛堂,二层是图书馆,三层是讲经说法堂,四层是禅修堂,最下层地下室是往生者骨灰存放堂,还有防空避灾洞呢?”出于好奇,大家要求看看,果老带领大家绕道地下室,果见一宽敞通道,既隐蔽又安全。果老调侃道:“将来通电通风,备好食品饮水,原子弹都不用怕!”众人唏嘘赞叹不已!旁边紧靠着的就是往生堂,哦,好大啊!一千平米,正面已经塑造了西方三圣佛像,穿了金的,非常庄严慈详!地上已铺设了广东高级地砖。果老讲:“往生堂还要精细装修呢,将来住在这里的亡灵,每天都能听到上面楼上的念佛音,多大的福报啊!”是的,果老不仅为修学生者关怀备至,就连亡者也如此悲悯,关怀有加。可见长老是何等慈悲!众人为之感叹!

    从往生堂出来,果老带领大家参观他新购得的20亩林地果园。从果老兴奋的表情看得出,这是他近期最得意之举。是啊,在惜地如金的城市周边,能扩大和购得20亩林地,当然是件非常庆幸的事,还不知此事缘起如何呢,且听果老道来:“这20亩林地是最近一位佛缘深厚的老板购得送我的,您们看,包括这一千多颗各种果树,全都送我了!这里紧挨闭关房,环境清新安静,我要把它打造成一个理想的修学场所。你们看,我要在这里(指进园门处)修建一座50米高的灵鹫大佛,让整个绵阳城都看得见。在那里(果老手指不远处)要修七层综合大楼,地基已下好了。在那边(指更远处)要建往生一条龙服务综合设施。这个水塔不符合总体规划,要拆掉,那边.....”。果老带领大家边走边说他的规划,看着他那兴致勃勃的老顽童似的充满幽默诙谐的动作和谈吐表情,谁能想到(可能连他自己也忘记了)他是一位94岁高龄的老人。可就是这样一位老人,按他自己的话说,“我整天心里想的都是寺院的建设,弘法利生,我不知道我是谁,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拼命的做....,有时候,看着这么宏大的一座灵鹫山,这么多殿堂建筑,我也在问:是谁建的呀!......有时有人问我,您老想到过‘死’吗,我说:我没有时间去想这个问题.....。”

    读者朋友,您能从果老的这番话里体悟到什么吗?其实,这番话,我不止一次地听过,在果老的《随笔》里也有记载,每当我听到这些话,心里都会生起一种崇高的敬意和莫名的猜测:他是谁?他究竟是谁?是传说中的‘济公活佛’转世吗?他忘记了自己,他的心中只有佛,只有众生,只有罗汉寺,他忘记了年龄,甚至连死都忘记了!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?!难道不是菩萨境界吗?那他到底是谁呢?

    看着眼前这一片片正值青春期的果林,有人问道:“果老,这么多果树,到时候果子熟了,我们能吃吗?”,果老慷慨答道:“当然能吃,欢迎您们都来吃,只准肚饱,不许怀揣!”(只许就地吃饱,不许带走)果老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。

    参观归来,离晚饭时间还早,有人提议,去看看果老的办公室,我此行带来的几位老护法居士,可能早听说果老办公室有秘密。提出了这样的要求,果老欣然同意。于是,一行人又尾随果老,来到了他的私人府上。与其说是住持办公室,不如说是办公加卧室加厨房加洗手间多位一体的居所。

    穿过大雄宝殿,经过罗汉堂门口,一辆黑色奥迪车停放在高大的黄桷树下,同行的杨老居士给新来的居士们介绍:“这辆车是上海居士捐赠给果老的,前些年果老在上海弘法,上海居士见果老九旬高龄,外出弘法,无车代步,执意要给果老卖车,果老不受,后上海居士来到绵阳罗汉寺,见如此规模大寺院,住持无车(实际是果老惜钱建寺)感动之余,未告果老,在当地卖下此车开来,扔下车钥匙就走了,从此果老就有车了。果老这些年,开此车到处弘法募缘建庙,啊,果老的开车技术好的很啦!”

    听到杨居士的赞叹,果老也来了兴致,忙从僧袍里面掏出他新办的驾驶证给大家看。说到驾照,这话就长了,大家知道,九旬高龄如何能办到驾照呢?按公安部规定,七旬老人就无办照资格了。其实,果老本身早就有驾照的,只是这些年,忙于建寺弘法,无时间前去交警部门审照,造成过期漏审失效了。六年了,果老有时借居士们的车开车弘法,偶尔碰到交警检查,因驾照失效,自然违章,可交警见果老一九旬丐僧,又为弘法开车,真拿他老人家没办法,又不忍罚款。久之,当地交警都知此事了。鉴于果老德高望众,又是为公不能不开车,看来此事只能特事特办了,于是要求果老从新路考一下,这是规定,果老开车技术当然没说的,交警也知道,听说路考那天,几个动作下来,连交警都赞叹不如,原来路考中,正好遇到道路突发情况,果老机警处置,反映敏捷,化险为夷,按交警的话说;“反映速度胜过年轻人”,路考虽合格,可九旬高龄复照,当地公安无权审批,只好上报到省,再由省上报到公安部。或许是果老事迹感动上方,亦或许是菩萨保佑,居然还真的批准下来了。果老那个高兴,为此事乐了好几天,逢人便夸耀。是啊,从此可以名正言顺地开车了,也再不让交警同志为难了。怪不得有居士调侃:‘果老真牛啊!公安部特批,天下第一人啊!’是的,这话没错!果老风流丐僧,游戏人生,也的确是‘天下第一’。

    上得二楼,果老开门迎客,大家首先注意到,房门旁有果老亲笔书写的一副字贴,上面只有大大的一个‘死’字,落款有几行小楷字,写道:有人来信问老纳,‘您好久死’,‘对不起,没有时间去想什么时候死,不知道!’其实,人生无常,自然规律,果老当真不知吗?非也!他是早已看破放下之人,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知所以将‘死’字贴于门边,实是效法印光大师,自知年事已高,时日无多,以此警示自己,死期将近,不能懈怠,精进再精进,将有限的时间尽可能做更多的事情。这就正好解释了果老“没时间想”的回复。实际这就是忘我的境界,试问:世上有几人真能做到‘忘我’呢?至少,笔者所见,只有果老一人。

    及至进入房门,大家的心情可谓是复杂的,酸楚的,因为大家所看到的,不是想象中的豪华和庄严,不是气派和明亮,反而是与居住者身份极不相称的阴暗、破旧和杂乱无章,所谓的住持办公室兼卧室,其实就是里外两小间,后带一小得可怜的厨房连厕所,总共大概也不足30平米吧,顶棚陈旧不堪,很多灰尘蛛网,老式水泥地面,墙壁斑驳陆离,吊一节能灯,桌椅板凳,土的掉渣,古老的办公桌上,堆满了文案,一把破竹椅,一座30年,扶手油黑发亮,两条大木板凳,算是客座“沙发”。再看里屋卧室,两条长木板凳上铺上几块木板,上面铺上棕垫和工地上用的竹篱笆,再上面铺上草席和棉被,几根细竹杆支撑着一床挂了30年的破蚊帐,床底下放着冬天用的烧炭火的火盆和几双旧僧鞋,厨房就更加不用提了,只能容一人转动的空间灶台上,几只土碗装着半碗剩饭,锅碗瓢盆,无一样算得上是时尚的。难怪有些居士见到后暗自流泪,这也许就是果老办公室的“秘密”。一切陈设,都在告诉人们,果老是一个什么样的僧人!

    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苦行僧,就是这样一个连农村低保户的居住条件都不如的九旬老人,却花了4个多亿,建造了许多个世界之最的灵鹫山,有谁能够想象得出其中的辛酸和屈辱,有谁能够理解其中的艰辛与汗水。用果老悄悄告诉我等不许外传的话说:“有时工地劳累回来,厨房缺这少那,只好就着剩菜剩饭和泪吞啊.....。”又说:“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些日子是咋过来的.....”果老从不言自己的苦,他总是乐观向上,风趣幽默,用他的话叫做“游戏人生”。

    还有,诸位也许不知,果老是军内退休干部,他办公室抽屉里还珍藏着解放战争时期他获得的4枚军功章呢?有时在人少的时候,他也会应邀拿出来展示一下,只是每枚军功章的来历和名字笔者没能记住。他不许人提及过去的功劳,他的原则;做人要低调!难怪,他九旬高龄,却从不要人伺候,一切都是自己动手,就连吃完饭的碗筷都自己捡洗,从不要别人帮忙。他的生活衣食都是自己的钱购买,从不占寺院常住的便宜。而居士们供养他个人的任何东西,都统统拿到大众食堂转手供养大众。居士劝阻无用,他性格刚毅,说一不二,久之,大家也就明白了,他就是这样一个古怪的人。他对自己太过苛求,而对别人却又非常体谅,他自己的钱实际上全部贴补到了寺院建设上。

    从果老住房出来,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着崇敬和不解,难怪凡是来访过的地方官员,有些是本想前来找茬的部门官,在看到这种情景后,也就无话可说了。有些想来揩油的部门领导,来罗汉寺不仅没有宴席招待,就连茶水也得不到一杯。听说有一次,市里好多大官来检查工作,工作汇报完后,已是中午饭的时候了,果老下了逐客令,说:“您们快回去吃饭吧,我也要自已做饭了。”说完,自己到厨房忙去了,连送也不送。使得大官们饿着肚子走了。这成为了罗汉寺的笑谈。今年春节前夕,绵阳市民宗局局长前来看望果老并拜年,见果老还是穿着那件补丁重补丁的僧袍,局长不过意,特意拿出自己的600元钱,要果老卖件新衣服过年,谁知局长走后,果老就把钱投进了功德箱。事后,局长得知,赞叹曰:“真拿这老人没办法!”

    其实,按世间法来评价果老,是没办法理解。要按出世间法来评价,就好理解了。因为果老理解了人生的真谛,他明白了人生及生命真正的含义,他完全觉悟了,看破放下了。他把生命融入到了事业中,他把自己交给了佛,交给了众生,交给了弘法利生,交给了信仰和理想。就象毛泽东主席说的那样:他是一个纯粹的人,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。

   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最崇高的话,那就是象果老一样的精神追求,这是任何物质金钱也卖不来的精神财富。果老的所做所为,他无声的示范,他所演绎的,不正是他所追求的精神世界的全部内涵吗?

    这再一次来访的当晚,笔者又一次失眠了.......。

 

  • 地址: 绵阳市涪城区罗汉寺